欢迎访问陕西省拍卖行业协会官网!

艺术品做抵押 拍卖行渐成洗钱新渠道

点击:时间:2016-08-04 23:55:55

据彭博社报道,在卷入美国反洗钱调查的前一年,马来西亚金融家刘特佐(Jho Low)就打算向摩根大通等美国各银行举债1亿美元,但根本不需要填写银行那一套所谓“知晓客户”的一系列问题。

\

刘特佐(Jho Low)在2014年3月13日一封向一位私人艺术经销商职员的信函中表示:“与那些诸如摩根大通这样的美国大型银行相比,我更加喜欢这些精品商行,这些机构不需要那么多繁杂的手续,流程很快。”这一经销商在之前的几个月以3500万美元的价格向刘特佐出售了一幅克劳德莫奈的画作。刘特佐在致信后的次日写道:“借款人可以免去很多麻烦,获得所有的艺术品。速度是最为重要的,流程相当快速,且放宽了那些所谓的了解客户流程(KYC,know your customer)。”

一个月后,刘特佐获得了他所需要的资金,然而资金的来源并不是银行而是苏富比拍卖行,后者并不会被反洗钱监管当局监管。美国司法部门7月20日的一项诉讼显示,刘特佐将17个艺术品作为抵押,估值在1.916亿美元至2.58亿美元之间,从而获得了1.07亿美元的贷款。美国司法部手中的这一诉讼旨在冻结超10亿美元的资金,因为这部分资金据称是从马来西亚国有基金中转移的。

随着艺术品价值的不断攀升,苏富比和其他一些企业都已经成为了影子银行,这使得这些数百万美元且法定意义上的贷款都游离于正规金融体系之外,引发了监管担忧——此类的融资可能会助长洗钱。数据显示,在截止2015年的四年里,苏富比的贷款规模增长了两倍多,达到6.82亿美元。在2015年,包括摩根大通和汇丰控股在内的银行,向苏富比提供的可用于放贷的循环信贷工具规模就几近翻番达到10亿美元。

艺术犯罪

曾担任美国联邦调查局艺术犯罪部门特别检察官的David Hall表示:“将艺术品作为抵押来获得贷款是洗钱的方式之一。”David Hall如今已经是法律事务所Wiggin & Dana LLP的一位合伙人。对于苏富比与刘特佐的做法,David Hall并未置评。他表示,目的是采用非法所得来购买资产,这些资产就可以作为担保来获取贷款。David Hall指出:“银行在放款前对客户的审查会比拍卖行高很多。”

苏富比宣称其拥有严密的合规审查项目,且在有关政府调查中,该公司还未被指控存在不当举措。苏富比发言人 Lauren Gioia表示,尽管苏富比会根据估值和艺术品的级别来进行贷款减记,该公司还有一套并行流程来了解客户的财富来源,并和银行类似,会对客户风险进行评估。苏富比的合规项目是由 Jane Levine负责的,他曾是与美国FBI艺术犯罪部门有过合作的前联邦检察官。

Lauren Gioia表示:“一旦对刘特佐的贷款出现展期,我们就会启用这一流程。正如投诉中所提到的那样,与法律事务所、大型银行、不动产等众多企业一样,苏富比都成为复杂交易网的牺牲品,这些交易旨在隐藏那些非法所得的资金。”

事实上,诉讼中表示,部分用于购买刘特佐艺术品的资金都流到了其在摩根大通的美国账户上。

对生活方式进行融资

艺术融资不仅仅在苏富比盛行,在包括美国银行、摩根大通等在内的银行机构甚至某些精品商行都蔓延开来。德勤发布的2016年艺术&金融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五年里,通过艺术品进行抵押的贷款年度增速达到了15%·20%,目前在美国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150亿美元至190亿美元。

投资银行克雷格·哈卢姆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分析师 George Sutton表示:“毫无疑问,随着市场的发展,人们都寻求对其生活方式进行融资。这是一种筹资的方式。”

银行向那些顶尖收藏家提供贷款,诸如亿万富翁交易商史蒂文·科恩(Steven A. Cohen,美国历史上最为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人送外号“交易界的迈克尔·乔丹”)和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佬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贷款的利率通常较低,都在1%的水平左右。这些贷款都是由这些富豪的身家所担保,包括证券、房屋、游艇和私人飞机等——并不仅仅是艺术品。

但近年来,由于银行违反反洗钱规定遭受了数百万美元的罚金,在现有环境下获得此类贷款的难度日益提升。机构需要对潜在客户的金融生活进行审查,这一过程往往耗时数月,且要求提供有关报税的证明。

更少的审查

尽管法律限制苏富比以及其他一些精品商行洗钱,但与联邦银行监管机构监管下的吸存类机构不同,这些机构并不需要严格按照《银行保密法案》(Bank Secrecy Act, BSA)的要求行事。

富豪可以用这些艺术品作为抵押,获得这些抵押品估值一半的贷款。贷款利率通常会高于传统银行的贷款利率。据知情人士透露,苏富比设定的放款利率为6%·8%。由于担保的为艺术品,这就不用过多担忧借款人的信用水平。

为苏富比设立金融服务的Mitchell Zuckerman表示:“我在放款的时候从不看企业的财务报表和报税证明。不符合传统银行的信用标准并不意味着他的艺术收藏不具有价值。”

Mitchell Zuckerman在本月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开立放款业务时,我就参观了伦敦、东京、巴黎和日内瓦的私有银行。他表示:“如果你的客户无法通过信用测试,但其艺术收藏品具有充分的价值,那么就可以向他放贷。”

在最近数年,苏富比已经向数十个领先的艺术品收藏家提供了贷款,诸如彼得?布兰特(Peter M. Brant)和艺术媒体大佬 Louise Blouin。

苏富比用来贷款的大多数资金都来源于大型银行组件的辛迪加提供的信贷工具。数据显示,在2014年·2015年,苏富比资金的加权成本是2.9%。

香槟派对

2013刘特佐初次涉足艺术界就引起了《纽约邮报》的注意,后者将其描述为“喜欢长腿模特围绕左右,以及花费六位数的钱购买香槟酒的神秘马来西亚人”。该报纸还称,这位沃顿商学院毕业生在拉斯维加斯庆祝28岁生日,其举办的游泳池派对陈列着关在笼子里的老虎和狮子,宾客包括了派瑞斯·希尔顿在内。

他的很多艺术品都是通过一个注册名为“Tanore金融公司”的公司购买的。根据司法部的诉讼文件,这家公司由他的一位合伙人埃里克·谭成立。而这家公司也是拥有总部位于苏黎世的瑞士安勤私人银行的账户且收到1MDB的国家投资基金金库流失的超过10亿美元资金的的实体机构之一。马来西亚总理纳吉是这家基金公司的咨询委员会主席。文件还显示,谭和1MDB唯一的联系是他和刘特佐的关系。据了解,这份文件并未指控谭有任何不当行为。目前媒体并没有联系到谭置评。

纳吉和1MDB公司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该国的总检察官今年澄清了纳吉涉嫌贪污受贿的传闻。而该传闻的内容是6.81亿美元似乎在纳吉的账户内。香港投资基金公司Jynwel Capital Ltd.的首席执行官刘特佐并没有回应置评要求。他此前曾表示他为1MDB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并没有违法,他将积极配合马来西亚议会委员会对该基金展开调查。

巴斯奎亚特的《拖把头》

法院诉讼文件显示,2013年5月Tanore金融公司在全球营收最多的拍卖行佳士得开了一个账户。在两个月时间内,这家公司购买了总价值约为1.37亿美元的7个作品。部分资金是从瑞士安勤私人银行的账户转到拍卖行在摩根大通开立的账户。摩根大通发言人安德鲁·格雷对此拒绝置评。

两个作品是在所得将归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基金会所有的某场拍卖会上购买的。当年,迪卡普里奥曾出演纳吉的继子利扎·阿基兹赞助的电影《华尔街之狼》,而阿基兹提供的赞助金也是从1MDB流出来的。

Tanore还斥资4880万美元购买了巴斯奎亚特的《拖把头》,使其成为该艺术家的众多作品中卖得最贵的一个,远高于估计价格2500万到3500万美元。6月,Tanore公司又花7950万美元在佳士得拍卖行通过私人交易买了两幅画,分别是美国抽象派画家马克·罗斯科的《Untitled (Yellow and Blue)》和卢齐欧·封塔纳的《Concetto spaziale, Attese》。

之后于10月,谭将价值至少1.31亿美元的艺术作品给了刘,并附了一封所有权转让信,在信中谭称,“感谢你对我的支持、慷慨解囊和信任”。刘还从其他交易商以及拍卖会上购买了其他艺术作品,包括了梵高对的一幅画和克劳德·莫内的两幅画。

三八公司

2014年3月,刘开始找贷款。一个月后,他从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旗下的金融服务公司获得了一笔贷款。为此他抵押了《拖把头》、梵高的画和15个其他艺术作品。这笔贷款流入了开曼群岛的某家名为“三八”的公司,而这家公司完全属于刘特佐。

曾在纽约警察官办公室担任前首席调查官的约翰·莫斯考称:“这样的数字不免让人产生疑问——交易方从哪里拿到2亿美元?如果他们不问这样的问题,那么剩余的就是一场闹剧。

根据法律规定,银行不能把钱贷给不解释款项来源的人。而当时拍卖行并没有这项规定。”

苏富比的女发言人吉奥雅表示,这个问题是公司的遵从性流程的一部分。她称,拍卖行将积极配合政府调查,在知道调查后,限制与刘特佐的出售抵押品交易。

佳士得的预付款

佳士得并没有一个正式的艺术品融资项目。佳士得拍卖行的女发言人詹妮弗·芬古森表示,拍卖行将款项预付给那些委托其拍卖艺术品的客户,而艺术品就成了抵押品。

匿名消息人士称,佳士得所声称的不是贷款的预付款通常提前三到九个月支付,且金额超过了1000万美元。近几年,佳士得在任何时间都拥有5000万到1亿美元的已付预付款。这家公司预付高达抵押品最低估价的50%的款项。

佳士得在公开声明中称,公司在所有经营地都严格执行反洗钱规定。它还强调,公司遵循和一些大型银行机构相同的协议,没有预付任何款项给刘。“我们一意识到刘特佐成为政府调查的对象,就禁止他以及和他有关的个人或机构参与我们的销售活动,并且积极向政府提供信息。”

拍卖渠道

纽约公司Artemus的联合创始人阿什尔·埃德尔曼称公司的客户要么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要么就不想忍受银行贷款的困难。据了解,该公司已经通过放出了很多以艺术品为抵押的贷款,这些艺术品的总价值约为3000万美元到4000万美元。“如果你想从银行获得贷款,那不单单抵押艺术品就可以。除非你拥有庞大的资产负债表以及健康的现金流,否则银行不会给你贷款。”

除了通过贷款赚钱外,苏富比还利用艺术融资来为其举办的拍卖会提供源源不断的艺术品。

在泽科尔曼掌舵苏富比旗下金融服务公司十九年期间,这个拍卖行全球销售额的约10%来自于贷款抵押品。

苏富比和佳士得常常为顶级艺术品争得头破血流,并且为了能够获得出售它们的特权而放弃了大笔的佣金。在其贷款给刘的案子中,苏富比轻松拿到艺术品,并且在这些艺术品出售后得到了数百万美元的佣金。

承担损失

刘的许多艺术品都以低于购买价的价格出售。毕加索1935年为他的爱人玛莉德蕾丝画的肖像画在2月份的拍卖会上的售价为2760万美元,比购买价低了31%。消息人士称,苏富比在一笔私人交易中以35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拖把头》,这个价格比不到三年前的购买价低了28%。

虽然刘在这些交易中都亏了钱,但是刘得到了贷款的收益。

前联邦调查局检察官霍尔称,洗钱者的目标是实现非法获得收入和后续交易的隔离。“作为一个洗钱方案,大家可以看看这有多有效。贷款者不需要偿还贷款,因为他卖了抵押品。他最后拿到了看起来已经干净的钱,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挥霍之。”


陕西拍卖

您手机里的陕西拍卖

扫一扫,把“陕西拍卖”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